您好,欢迎来到食品加工包装在线  |登录|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食品加工资讯 > 热点资讯>

益生菌+牛初乳:如何打造功能食品的“新双打”范式?

益生菌+牛初乳:如何打造功能食品的“新双打”范式?

类别:热点资讯 更多内容: 食品加工包装在线发布时间:2021-04-26

调查数据显示,2025年全球益生菌市场规模将超过770亿美元,中国市场占比达四分之一。国内益生菌产业近年来生机勃勃,连续3年增长率保持在20%以上。

       与益生菌组CP,牛初乳这次能重焕生机吗?

       调查数据显示,2025年全球益生菌市场规模将超过770亿美元,中国市场占比达四分之一。国内益生菌产业近年来生机勃勃,连续3年增长率保持在20%以上。以益生菌为核心的肠道健康研究如火如荼,益生菌食品的类型和功效不断丰富、延伸。针对“益生菌+”复合功能成分的研究,成为功能食品领域最热门的方向之一。

       与此同时,被誉为“21世纪免疫之王”和“液体乳黄金”的牛初乳,在多项科学研究支撑下,其卓越的“肠道免疫力”正得到越来越多的挖掘、验证和商业化尝试。全球最大的牛初乳原料生产商APS将益生菌与牛初乳组成CP,充分发挥两者在“修复肠道粘膜、改善肠道环境、平衡肠道微生态”上的独特作用,开创了功能食品开发中的全新模式。

       牛初乳已具有千年食用历史,但商业化道路却崎岖不平。此番能否在“益生菌+”的推动下重获生机?从众多优秀的成分中,益生菌选择牛初乳作为新搭档,是基于哪些科学研究成果?全球又有哪些成功案例可以借鉴?

       揭开牛初乳的神秘面纱

       早在数千年前,人类就开始食用牛初乳。在吠陀神话中,牛初乳是供奉给诸神的高贵礼物。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至今仍将牛初乳作为自然疗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上世纪40年代,青霉素被发明之前,牛初乳更是担当起抗生素的作用。1950年代,牛初乳被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而在民间广为流传。1990年前后,根据大量研究报告,科学家确认了牛初乳作为卓越天然抗病食物的地位。此后,牛初乳开始被欧美民众普遍接受。我国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展了对牛初乳的研究,从无到有,如今发展为接近百亿元的细分市场。

       近年来,国内产业界和学术界均加大了对牛初乳的研究,牛初乳一度成为功能食品开发的热点,整个行业迎来一轮井喷式的发展热潮。这也为开展更深入的商业化探索提供了浓厚氛围。

       牛初乳因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和功能成分而被视为“生命初始的第一口 完 美食物”。至今全球已发表6000多篇关于牛初乳的科研论文。牛初乳本身是一个“原生营养”聚合体,天然含有250多种活性成分,包括免疫球蛋白(G、A、D、E、M各类型)、生长因子、细胞因子、抗菌肽和种类繁多的低聚糖等。正是这些成分协同作用,才让牛初乳能够发挥在肠道和免疫健康方面的多种益处。

       益生菌+牛初乳:跨界新组合背后的科学

       肠道,是人体最大的消化器官、排毒器官和免疫系统,被誉为人体的“母亲河”。肠道内能够完成99%营养物质的消化吸收,生成70%的免疫细胞、50%的多巴胺和95%的5-羟色胺,直接影响神经系统的运转和机体健康。

       肠道是益生菌发挥功效的主战场。将益生菌与其他功能成分组合,发挥协同效应,这已经成为肠道健康研究和益生菌产业创新中的新热点。富含多种活性成分,能同时调节肠道和免疫健康的牛初乳,被视为与益生菌组团的最 佳“伙伴”。

       益生菌和牛初乳协同改善肠道健康体现在三个方面——

       (1)“稳定肠道”:促进损伤修复,维持肠粘膜屏障结构完整性

       肠道黏膜由生物、化学、机械和免疫四道“防护网”构成。正常情况下,肠道黏膜可有效阻挡500多种肠道内寄生菌及其毒素向肠腔外组织、器官移位,防止机体受内源性微生物及其毒素的侵害。一旦完整性破坏,就可能会导致炎症和组织损伤等。

       益生菌能强力黏附于肠道黏膜表面,抵御外来物质的侵袭。如果肠道本身受损,且益生菌比例过低,肠道更多被有害细菌侵占,则很难营造平衡的菌群环境。

       肠道上皮细胞在受损后,会刺激周边细胞迁移到受损部位,并刺激细胞增殖,而牛初乳中的生长因子等成分便会加速这一修复过程。此外,除了促进粘膜损伤修复,生长因子还能预防细菌易位,调节肠道免疫。


       APS牛初乳加快了肠细胞模型伤口的闭合

       参考文献:Playford and Weiser. Nutrients (2021).13(1):265

       除了“修复损伤”,“抑制肠漏”是牛初乳维持肠粘膜结构完整性的另一种方式。

       在不良饮食、药物、酒精、毒素、压力、感染等外界刺激下,肠道上皮细胞间紧密连接的状态会受到影响,通透性异常增大,即通常所说的“肠漏”,此时有害物质和食物过敏原就会穿过肠壁进入血液,引发炎症和自身免疫反应,并影响营养吸收,甚至影响血脑屏障的完整性。经多项临床试验表明,牛初乳能够显著抑制因各种生活方式、健康等因素导致的“肠漏”,维持肠道细胞间的正常紧密连接。

       细胞间正常紧密连接和肠漏

       (2)“清洁肠道”:帮助抵御肠道有害病原体和毒素,改善肠道环境

       牛初乳中的免疫球蛋白和其他抗菌因子(乳铁蛋白、乳过氧化物酶、溶菌酶等),能够合力清除病原体,为益生菌发挥益生功效扫清障碍。在小肠中,IgG可通过阻止上皮表面粘附行为来消除病原体,也可通过Fc受体促进IgG与病原体的免疫复合物的摄取,触发免疫反应。

       需要注意的是,抗菌因子的这种行为具有明显的选择性,比如,牛乳铁蛋白对肠道病原菌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但对益生菌却没有。
       
       (3)“平衡肠道”:支持益生菌生长黏附,平衡肠道微生态

       牛初乳中的低聚糖,是种类母乳低聚糖,可作为益生元,支持有益菌生长,调节肠道微生态平衡。而有害细菌却无法享受到这种“待遇”。研究也表明,将人肠道上皮细胞暴露于牛初乳后,糖基转移酶和参与糖基复杂生物合成途径的基因受到不同的调节,定向显著增加了多种益生菌株的生长黏附,同时不支持大肠杆菌、沙门氏菌、李斯特菌等肠道致病菌的生长。

       此外,牛初乳低聚糖和糖缀合物也可与有害菌和病毒争夺附着位点,阻止它们与肠道上皮细胞的结合,起到竞争黏附作用。

       牛初乳可以支持益生菌更成功地黏附定植

       参考文献:Morrin et al. AMB Expr (2020) 10:114

       大量科学研究已经证实益生菌+牛初乳这对超级CP的非凡“战力”,那么在商业化实践中,如何保证这种效力不打折扣呢?APS表示,牛初乳本身不仅需要保持良好稳定的生物活性,同时牛初乳益生菌配方需在货架期内保持相对稳定,添加牛初乳不能对活菌数产生较大影响。

       首先,牛初乳原料采集对于时间有着严格限定。众所周知,随着泌乳时间的延长,活性成分如IgG、蛋白质、乳铁蛋白等含量会迅速下降。APS仅收集泌乳首日24小时内的初乳,且优化后的杀菌和温和干燥工艺能保证牛初乳良好且稳定的营养含量和生物活性。

       此外,APS也在不断推动其牛初乳与不同益生菌的科学研究。目前,与某品牌益生菌的初期试验表示,APS牛初乳水分活度满足配方要求,且APS牛初乳在2个月内对其活菌数无影响。更多实验正在进行当中。

       形态突破与功能细分:新组合的破圈路

       随着对于牛初乳健康功效的深入认知,大量临床研究的证实,以及学术界和商业机构的宣传推广,牛初乳制品在全球各地均得到广泛的认同。

       TMR报告表明,2019年全球牛初乳市场规模约为26亿美元,2027年预计将达到43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6.4%。亚太地区是全球最大、最 具活力的市场。

       在产品形态上,粉剂、胶囊和片剂仍是最主要的形式。而酸奶饮品、代餐奶昔、压片糖果、营养棒、成人配方奶粉等新品类的不断涌现,则让牛初乳变得更加“亲民”,更易融入日常生活和普通大众。

       全球范围内,以益生菌+牛初乳为核心成分,以“肠道免疫”为诉求的产品已相当丰富。儿童型产品,旨在改善肠道消化和免疫力提升这2个基本诉求;而对于成人,则细分为年轻职场人群,中老年,IBS患者,运动健身等不同人群,在牛初乳+益生菌的核心配方上,又衍生出多种变化。

       1、面向儿童的益生菌+牛初乳产品

       (1)Childlife童年时光益生菌牛初乳粉

       该产品由复合益生菌(嗜酸乳杆菌、长双歧杆菌、短双歧杆菌)、牛初乳、低聚果糖和大米可溶物制成,能够改善宝宝便秘、腹泻、湿疹、不消化问题,促进营养吸收,提升肠道免疫力。

       (2)GNC益生菌牛初乳粉

       这款产品瞄准0-4岁婴幼儿。与常规益生菌配方不同的是,产品中除了100亿个益生菌(4种菌株)外,还加入10亿个布拉迪酵母CNCM-I-1079以及1500mg牛初乳(含20% IgG),可与水,果汁,母乳或配方奶混合食用。

       (3)韩国养乐多牛初乳儿童酸奶

       韩国养乐多生公司为5-12岁儿童开发的牛初乳酸奶,有益孩子免疫和肠道健康,其产品在形态上较其他品牌跃升了一大步。这款产品使用专利乳酸菌株HY7712和HY2782进行发酵,并使用甜菊糖苷替代部分蔗糖,采用自立式软包装袋,可随身携带;大口径易旋盖,便于孩子开启。


       2、面向成人的益生菌+牛初乳产品

       (1)BE THE CHANGE益生菌牛初乳胶囊

       该产品以牛初乳、混合益生菌、菊粉、乳糖酶和维生素C为核心成分,旨在支持普通成年人的肠道微生态平衡,支持肠道免疫健康。外包装用磨光玻璃制成,可保护活性成分免受紫外线伤害;牛初乳原料则来自有机牧场。

       (2)Invigor8 All-in-one超级食物代餐奶昔

       这款针对运动健身和瘦身人群的代餐奶昔,充分体现出“全面营养”的设计理念。近30种全天然原料按照功能分为8个单元,涵盖蛋白质、膳食纤维、绿色植物(藻类与蔬菜)、必需脂肪酸、消化酶、免疫促进(500mg牛初乳)、认知力促进、益生菌。产品低热量、提供持续饱腹感,有助于促进消化和免疫健康,减少体脂,促进肌肉生成。

       (3)Nouri Inner Immune固体饮料

       美国肠道和免疫健康公司Nouri在2020年9月推出的Inner Immune系列,旨在针对年轻人和职场白领提供全天免疫支持。由富含beta-葡聚糖的燕麦提取物、牛初乳和灭活的植物乳杆菌组成“免疫健康复合物”,由谷氨酰胺、低聚木糖、凝结芽孢杆菌组成“肠道健康复合物”,以及维生素矿物质混合物,共同调节“肠道-免疫”轴,让高压状态下的年轻人保持日常活力。

       (4)NewRoots肠易激综合征益生菌牛初乳胶囊

       该产品专为IBS肠易激综合征人群开发的“5种益生菌株+牛初乳”配方,能够促进肠道益生菌增殖,清除肠道病原体,有效调节肠内环境平衡,缓解肠易激综合症。

       在国内,主打“益生菌+牛初乳”组合概念的产品也有不少,这里举其中两款。

       1、 Nelo元气满满 乳酸菌味嚼嚼豆
       
       该产品以APS牛初乳、4种菌株构成的复合益生菌和水苏糖为核心成分,通过“1助、2种、3养”,完成“种稳好菌,焕活肠道”的健康诉求。产品采用小清新设计风格,独立便携小包装,用糖豆这种人见人爱的简单形式,完成每日膳食补充。

       2、SELEAD牛初乳益生菌粉

       Selead产品采用“全脂奶粉+APS牛初乳粉+凝结芽孢杆菌”的配方,最大亮点在于年轻化的产品造型和包装设计。Selead采用胶囊咖啡造型,搭配卡通插画,小巧可爱,深得新生代们的喜爱。

       总结

       作为牛初乳年产能约占全球80%的超级行业领军者,APS 35年来始终在挖掘牛初乳身上蕴藏的科学潜力和商业价值。除了肠道、免疫健康,APS也在深入探索牛初乳在运动营养和皮肤健康上的功效表现。其面向全球推出的牛初乳高端品牌ColostrumOne™,已在全球市场得到广泛应用。

       由APS主导推动的“益生菌+牛初乳”肠道免疫健康新组合,正在改变营养学和功能食品领域的传统观念,将大大拓宽肠道健康型功能食品的创新思路。

       Foodaily希望这样有实力的功能因子“双打”组合能够不断涌现,带领国内功能食品产业走向新的辉煌。
       
       参考资料:

       [1] 牛初乳白皮书 COLOSTRUM A LIFETIME OF BENEFITS 2020

       [2] Supporting the immune system through the gut-immune axis 2020

       [3] Marked variability in bioactivity between commercially available bovine colostrum for human use; implications for clinical trials 2020

       [4] Prophylactic Application of Bovine Colostrum Ameliorates Murine Colitis via Induction of Immunoregulatory Cells 2011

[5] Co-administration of the health food supplement, bovine colostrum, reduces the acute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induced increase in intestinal permeability 2001

       [6] Effects of Bovine Immunoglobulins on Immune Function, Allergy, and Infection 2018

       [7] Bovine colostrum-driven modulation of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for increased commensal colonisation 2019

       [8]  Bovine Colostrum: Its Constituents and Uses 2021

       [9] Influence of bovine lactoferrin on seleced probiotic bacteria and intestinal pathogens 2010

       [10] Oligosaccharide concentrations in colostrum, transition milk, and mature milk of primi- and multiparous Holstein cows during the first week of lactation 2019

       [11] 人乳低聚糖组成和功能的研究进展 2015

       [12] Immunoglobulin G from bovine milk primes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for increased colonization of bifidobacteria 2020

       [13] 肠道菌群影响黏膜屏障结构与功能的研究进展,2018

信息来源:Foodaily每日食品网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专题策划

询盘篮

询盘篮

买家客服

买家客服

供应商客服

供应商客服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

会员登录